啥时才能复课哦,家庭式幼儿园

 基础教育     |      2020-02-07 00:17

因为停电,数十名暑期托管的孩子要在没空调的房子里学习、活动和休息,这让灞桥区浐灞新城明珠幼儿园老师心急如焚。园方怀疑幼儿园的电被掐断了。

图片 1扫描关注家长课堂微信

“这么热的天气,业主因为与园方有纠纷,就停了幼儿园的电。幼儿园因为无法使用空调和风扇,被迫停课。”8月7日上午,位于经开区鸿越瑞櫊的世纪星早教幼儿园的10余位家长向记者反映,停电致幼儿园停课5天,直接影响到该园150名娃娃的家庭。家长要么请假在家带孩子,要么将孩子带到单位陪着上班,最令他们忧虑的是,何时能够供电复课还不知道。截至昨日17时,该幼儿园仍在停电中。

图片 2扫描关注家长课堂微信

浐灞新城是一个拥有数十栋住宅楼的大社区。浐灞新城明珠幼儿园投资人高先生告诉华商报记者,幼儿园租的房子是西安东江实业有限公司的。2012年2月租的房,2013年7月房子竣工,11月幼儿园开始运行,但消防手续一直未完善。园方2014年3月起交付房租,但嫌物业费高,一直未缴物业费。今年2月,东江公司催缴2014年3月之前的承租费,并以幼儿园违约为由提出解约。高先生表示,多次交涉未果后,园方将对方诉至法院,日前,灞桥区法院判决出租方继续履行租赁合同。

  • 幼升小必读:选择小学时家长常犯的7个错误
  • 政协委员:缩减小学高中教育年限 早日进社会
  • 12位果敢妈妈不同寻常的教养笔记
  • 幼升小择校必看:进名校的八大法则
  • 导致孩子学习迷茫的三大因素
  • 图解:2015年北京义务教育入学工作时间表

“8月3日早上,150名娃娃或搭乘校车,或在家长护送下来到幼儿园上课,不想校门换了锁,无法进校。”世纪星早教幼儿园园长郭小丽说,直到11时,才找到校门新换门锁的钥匙,却发现停电了,电表也被更换,因为天气太热,幼儿园只好宣布停课,让家长和娃娃回家等复课通知。

  • 被拐女子成最美乡村教师 事迹曝光险被辞退
  • 家长课堂:“过度管教”十宗罪你中枪了吗?
  • 6大诀窍对付叛逆孩子 和孩子争辩的5大好处
  • 备考2016中考:十类中考生容易放跑高分(图)
  • 重磅专题:各地中考录取分数线 查分时间
  • 2015五星金牌教师评选启动 报名表

幼儿园今年7月初放假后,有40多名小到中班的小朋友被家长送来托管。14日下午4时10分左右,幼儿园停电。

眼瞅着别的幼儿园已经开始报名上课了,但家住榆阳区尤家湾村塞上明珠小区内的大部分孩子却还在家中待着,因为小区内的大风车幼儿园的门被人用建筑垃圾堵住了,小区周边80多名孩子上学问题还没有着落。

郭小丽说,世纪星早教幼儿园和出租方鸿越公司及新业主吕秋,正在就优先购买权和租赁纠纷二审上诉至市中院,案件正在审理中。幼儿园从7月25日到8月2日放了几天高温假,没有想到8月3日一上课就遭遇“被停电”。

图片 3幼儿被拴着绳玩耍图片 4幼儿被拴着绳玩耍

昨日中午,华商报记者看到,在一间大休息室内有数十名孩子,5名老师分散在孩子中间,均拿着一个本子给孩子扇凉,“停电后有些热,得给他们扇两下才能哄睡。”一名老师说。幼儿园一名负责老师说,停电仅限于幼儿园,周边小区未停电。

  家长[微博]:去报名发现园门紧锁,幼儿园被堵

家长向记者提供了新业主吕秋发给家长的“鸿越小区幼儿园停电停业通知”。通知称,电力公司于6月30日到幼儿园准备进行检查,但被拒之门外,为了孩子们的安全和房屋不受到损害,已定于7月17日停电,暑期不再做任何经营。因租房方拖欠房租长达18个月,已构成严重违约行为,经一审判决,业主将收回房屋使用权,终止租赁合同,由另一家国学幼儿园接手。通知上盖有吕秋鲜章。吕秋的代理人在市中院调解时说,更换电表和门锁,是房屋产权人的权利,也是为了用电安全采取的必要措施。

他们并不称自己是家庭式幼儿园,更多的是以日托班、兴趣班、早教班、培训班等形式存在于各个小区内。

“应该是开发商断的电。”幼儿园投资人高先生表示,由于租赁合同问题与出租方正在闹纠纷,对方曾多次口头威胁断水断电。

7日上午,家住塞上明珠小区的李先生早早将女儿叫了起来,收拾东西准备送女儿去新的幼儿园报名,当李先生快到幼儿园门口时却发现,校门口地上堆满了建筑垃圾,校门也被链锁锁着,幼儿园门口有不少焦急等待给小孩报名的家长。

对此,郭小丽说,拖欠房租一事并不成立,他们是与鸿越公司签订的租赁合同,和吕某并未发生联系,幼儿园多次向鸿越公司交房租,被拒收。幼儿园与鸿越公司、吕某三者出现的民事纠纷,市中院正在审理中,吕某擅自停电的行为不但无理,而且非法。

一套三居室、若干老师,就可以对外招募学龄前儿童。由于公办幼儿园难进,民办幼儿园参差不齐,一些家长[微博]选择了这一模式。

“停电的事,我不知道。”昨日下午,东江公司负责此事的一名负责人表示,园方欠租金,他们多次催缴未果,双方确实已闹至法院,他对此不便多做表态。

“这个幼儿园今年才开始招生,原以为上学能方便点,没想到现在门都被堵了。”李先生说,这几天幼儿园正在和堵门的人员协商,但是直到昨日上午,幼儿园的大门仍被人锁着,建筑垃圾也没有清运走。

家住晶蓝湖小区的谢莹女士,是一家广告公司的职员,现在不得不请假在家带孩子。谢莹说,他们小区有120多个娃娃在该幼儿园读书,现在有10个左右家长请假在家带孩子,影响很大。家住涪滨印象小区的陈娟女士,居家和幼儿园只有一路之隔,现在也只好望园兴叹,4岁的儿子晨晨只有天天在家看电视,她也只好专门在家带孩子,爱人又经常出差,她感到很累,也不知道孩子何时能够上课。

然而,华商报记者在西安走访发现,这种“家庭式幼儿园”正游走在政府监管的空白之中。

华商报记者了解到,幼儿园停电后,小区物业贴出通知,称小区于14日下午部分线路发生故障需维修,将于15早8时30分至10时30分停电两小时。截至记者昨晚10时发稿时,幼儿园仍未来电。

“这次是将门堵住,下次会不会威胁到小孩的安全呢?”一名家长担心地说道,不管因为什么也不能影响小孩上学啊,希望有关部门能调查处理一下。昨日上午,华商报记者在塞上明珠小区内的大风车幼儿园门口看到,该幼儿园一共有4层,一楼内站着几名中年男子,二楼内还有不少家长陪着小孩在报名,几名幼儿园老师在楼道内接待着家长。

家住九院三区的张小兰女士,昨天带着5岁的芊芊,来到幼儿园等待复课的消息。张女士说,女儿在这里已读了3年了,很喜欢这里的老师。她已请假一周在家带孩子,如果再不复课,她的工作恐怕就会受到影响了。她说:“我们知道幼儿园的房屋明年6月才到期,虽然几方在打官司,但是无论如何,他们之间的纠纷,不能影响娃娃的学习。150名娃娃无法上学,就影响到了150个家庭正常的生活和工作,希望有关部门尽快解决复课的问题。”

>>走访

教育局:如协调未果,将分流孩子去其他幼儿园

昨日上午,记者就此事采访了经开区社发局局长郑平。郑平说,经开区管委会高度重视此事,事情发生后,区社发局曾分别多次找幼儿园法人王丽、房屋产权方吕秋了解情况,建议通过调解方式化解双方矛盾,但双方均表示不接受调解。8月3日,区管委会社管办牵头,联合区国保大队、派出所、社发局、司法所、电力公司等职能部门,组织当事人双方当面沟通协调,但在幼儿园安全用电隐患整改时间、整改主体问题及幼儿园缴纳拖欠房租等问题上不能达成调解意见,最终调解无果。

小区里6名幼儿被拴着绳玩耍

据大风车幼儿园一名老师介绍,他们是一所民办幼儿园,今年春季才开始招生,目前已经有80多名小孩报了名。原本计划7日、8日报名,9日正式开学,却没想到园门会被人锁住。锁门之后,园方已经与房屋租赁方、教育局取得联系,希望能尽快解决这件事情。

对于下一步处理,郑平表示,鉴于当事双方矛盾没有得到化解,他们支持双方继续走好司法程序,争取其合法权益。同时,要求世纪星早教幼儿园认真做好暑假安排,在没有具备开课条件的情况下,不提前开园。他们将安排专人随时检查幼儿园的情况,以确保幼儿健康安全。继续配合相关部门做好双方协调工作,争取化解双方矛盾,为幼儿创造安全稳定学习环境。

7月16日上午,在西安市碑林区大学南路附近一小区的花园内,一名年轻的女士手里拽着6根弹性绳子,每根绳子的另一端都是戴着统一卡通帽的学龄前儿童的手腕,队伍的末端还有一位女士跟着。“这样的场景几乎每周一到周五早上9点到10点就会出现在小区花园内。”一些业主们说。

据现场一名中年女子介绍,之所以出现校门被锁的事情,是因为债务纠纷引起的,幼儿园所租房屋的房主与另一方有债务纠纷,问题一直没有解决,双方又各执一词,于是这一方就将幼儿园门锁了起来,企图向房主讨要债务。榆阳区教育局教研室书记吴志清表示,对于大风车幼儿园的情况,他们已经接到园方的反映了,教育局、公安局等部门正在联合协调处理,目前还未有结果,若近期不能妥善处理,教育局将分流这部分孩子去就近的幼儿园上学。华商报记者 王佳 郝锦龙

四川蜀仁律师事务所姜波律师认为,我国对于民事纠纷的诉讼,实行二审终审制,即上诉后所产生的判决才是生效判决,具有强制执行力。纠纷当事人在判决未生效前,有义务保持案涉财物的现状,不得擅自采取措施进行私力救济。采取诸如停电、强行搬离等措施,理论上属于侵权行为,若因此给他人造成损失,则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这些孩子普遍年龄在2岁至5岁,他们并非一直被牵着,在小区一个有滑梯、跷跷板的活动区域,孩子们被解开了绳子,在两名女士的看护下,在此玩耍一会。在一个小时内,每当孩子们玩耍时,绳子就被解开,当孩子们一起行走时,他们会再次被绳子牵着。直到临近10点,孩子们被牵引着走向了小区居民楼的一户房屋内。

姜律师建议,采取停电、换锁措施的当事方,应积极、及时恢复幼儿园的正常教学秩序。相关民事争议,待二审判决生效后,再依生效判决所确定的相对方义务,要求其履行。

这户房门上,写着孕婴童成长会馆。

孕婴童成长会馆其实是小区一栋楼上18楼的一套三居室。所有窗户用护栏封死,房内有许多儿童玩具。房间按功能分为活动区域、教室、午休室等。墙上的作息时间表显示:7:30至8:20入园接待,接下来有阅读与交流、早餐、户外活动、专注力游戏、午餐、午睡、音乐、手工、下午餐等,17:20至18:00离园准备。

“你这像是幼儿园。”面对华商报记者的提问,孕婴童成长会馆的负责人刘女士称,他们并非幼儿园,而是一家注重孩子心理健康培训的日托班。

“我们有资质的。”顺着刘女士的指引,华商报记者看到墙上挂的工商营业执照,营业范围为心理咨询、心理咨询技术交流与推广等。她还强调,会馆里的老师都有多年学前教育经验。

别墅内托管了近20名学龄前儿童

7月17日下午,在城北凤城二路的一个别墅区内,其中一套别墅庭院的铁门用密码锁锁着,华商报记者以咨询者身份叫开了大门。别墅大厅内近20名学龄前儿童坐在投影前看动画片,数名老师给孩子发水果。“我们这是托管班,目前按年龄分了四个班。3岁以下、3岁、4岁、5岁。每个班的孩子控制在5到6人,有专门的老师。”这家自称是学前幼儿托管班的负责人称。

“别墅里有楼梯,我们担心发生意外,低年龄的孩子在一楼,高年龄的孩子在二楼。每个班的老师都是学前教育出身。近期我们还打算再请个外教,给孩子们教英语。”该负责人称。

城南一小区多家“托管班”同时招生

位于城南电子四路附近的一个大型小区内,这样的托管班竟多达4家,华商报记者了解到,该小区配备了民办幼儿园。

“1900元一个月,如果是按照学期报名可以优惠100元,含伙食费。”在该小区一栋住宅楼一楼的位置就有这样的托管班,该负责人向记者介绍。此时窗外的绿地上近10名学龄前儿童和几名老师在音乐的伴奏下跳舞游戏。小区内另一家此类托管班的收费和这家一样。“小区里有4家托管班,收费没有差异,我们不存在竞争,毕竟市场比较大。而且像我们这种形式不可能招收太多学生,通常招上10个就差不多了。毕竟场地有限,而且要保证儿童的安全。”这家托管班负责人称。

>>隐患

“家庭式幼儿园”存安全隐患 无证经营较普遍

在网上,有许多西安的家庭式托管班招生广告,价格普遍在每月1500元至2000元。这种家庭式托管班设立于各个居民楼里的民宅内,记者咨询后绝大多数系无证经营。

“幼儿园每一个班人数在20名以上,我们这种班只有5到6人,更方便老师管理更能保证儿童的安全。”大学南路附近的这家机构负责人说。

“幼儿园人太多,为方便统一管理,孩子们总是按照老师的意愿和学前教育教学大[微博]纲来要求,孩子们失去了独立的个性和自由的空间。”一位家庭式幼儿园的负责人说,“相反,我们这种模式,可以说是家门口的幼儿园。一方面给家长提供了方便,另一方面,由于孩子人比较少,我们更注重他们的个性培养。”

然而走访了多家此类幼儿园后记者却发现,部分机构没有消毒、消防设备,桌椅棱角未做防撞处理。对于易在儿童中爆发的传染性疾病更没有丝毫的防范和应对能力。

>>寻因

公办园不好上 民办园参差不齐 一些家长青睐“家庭式幼儿园”

“肯定公办幼儿园最好了,收费不贵且师资力量、硬件设置、孩子伙食以及各种安全防范措施都相对较好,可公办幼儿园毕竟名额有限,很多孩子都进不去呀。”一位家长说,“民办幼儿园又参差不齐,作为家长又不知道如何分辨,反倒是这种小区内的家庭幼儿园我觉得更好一些,离家近,而且人比较少,孩子能够得到更细致的呵护。”

另一位家长说:“家庭式幼儿园,提倡小班教育托管,给孩子很大的自由成长空间,而且,为了赢得家长的信赖,这些幼儿园的环境布置都很温馨,在这种自由亲切的氛围中,孩子不会感到恐惧、拘束,他可以和伙伴尽情玩耍、游戏,完全像在家里一样。而且这种办园模式比较灵活,全托月收费在1000元左右,不算很贵。”

“幼儿园只收3岁以上的孩子,那么3岁以下的孩子怎么办?”一位孩子快两岁的母亲说,“老人带孩子有很多弊端,总是惯着孩子,可我和孩子的父亲又要上班,也在考虑把孩子放在这种家庭式幼儿园内。”

>>门槛

西安有相关规定 托管班在街办备案就能招生

西安2011年1月1日曾出台《西安市学生校外托管就餐休息场所食品安全和住宿卫生管理办法(暂行)》,办法指出,西安市学校(含托幼机构)周边“小饭桌”经营者须建立食品安全和住宿卫生管理制度以及从业人员健康管理制度,同时主动到所属街道办事处或乡镇政府进行登记备案,并签订承诺书。食药监和卫生部门都负有监督检查的责任,教育部门则有摸底调查和登记备案的责任。

36岁的李女士从事学前教育多年,不久前她在城东一小区内办起了这类家庭式幼儿园。对于记者的采访,她解释称自己办的并非是幼儿园,只是托管班。“你要说是幼儿园,就要有相关手续,可我这种规模根本办不下来,黑幼儿园是要被取缔的。”她说,“我们这是托管班,只需要到社区、街办登记备案一下就行,就可以合法地招生营业了。”

>>疑问

谁负责日常监管 职能部门称监管有“空白”

据了解,《陕西省幼儿园基本办园标准(试行)》对于城市幼儿园的规模、建筑用地、园舍建设等都作出了统一要求。“家庭式幼儿园无论是规模还是硬件配置等都无法达到要求,不可能有合法的办学资质。”西安市教育局一相关人士称。

如何日常监管?西安市教育局工作人员说:“目前属教育局管辖的范围只是招收年龄在3岁以上的,但如果是以托管班、早教班、培训中心形式存在不属教育局监管,此外如果学生是3岁以下的也非教育局管。”

西安市工商局工作人员说,工商部门只负责企业性质的营业执照审查,工商局无权利对于早教、托管班进行日常监管。

西安市食药监局工作人员说,如果这些机构提供餐饮服务,需要办理餐饮服务许可证。检查中发现没有办理相关证照,可由食药监部门查处。

西安市卫生局工作人员称,他们只负责从业人员健康证办理。

>>专家

此类幼儿园有社会需求 相关部门应监管引导

“由于正规化幼儿园无法满足社会需求、幼教老师培养周期太长,家庭式幼儿园的出现是有社会需求的。从另一方面来看,它是对当下幼儿园建设不足的补充。”国家教育行政学院特邀教授许建国说,“但当下家庭式幼儿园还存在一些弊端。”

“国家对幼儿园的硬、软件设施是有一定标准的,而家庭式幼儿园基本设施比较简单。其次师资力量无法保障,综合素质无法保障,环境安全也有隐患。”

许建国建议,目前家庭幼儿园发展处于萌芽阶段,政府职能部门应该给以监管引导,对全市存在的此类幼儿园进行摸排,然后按照规模分类管理,条件较好,必要硬件齐全、师资力量充足的让其合法化,由政府部门日常监管。对于条件较差的严厉取缔,主管部门要负责监督、评估和指导这些机构的保育、教学工作。 华商报记者谢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