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秘美国教育变化,推迟一年入学对成长更有利

 基础教育     |      2020-05-05 02:41

一项新的研究发现,推迟一年进入小学更有利于孩子心理健康,因为此时孩子将能更好地管理自己的注意力和多动行为。

(原标题:做游戏让爱动的孩子健康成长)

  [美]马克·佩恩 E.金尼·扎莱纳

美国经济研究局近期发表题为《时间的礼物?适学年龄与心理健康》的文章指出,延迟入学更有利于学业成绩,并且其影响至少持续到11岁。

有的在课堂上注意力不集中、有的专门同老师“对着干” 、有的喜欢打人骂人……在很多学校都有这样一些孩子,他们似乎总是和其他的孩子不太一样……

  在当今的社会中,小群体有大作用。“小”决定着“大”。这些被我们忽略的小趋势,将会给教育带来怎样翻天覆地的巨变呢?

斯坦福教育研究生院教授托马斯·迪认为:“我们发现幼儿园孩子推迟1年上学,在其11岁时,他们中73%的孩子注意力不集中和多动行为都在减少,同时在这个年龄段普通孩子会有的‘反常’以及高出常规测量值的多动行为也几乎完全消失。”

多年来一直持续关注学龄儿童行为问题的市政协委员、北京联合大学特殊教育学院副教授、致公党党员毛颖梅,为了孩子的身心健康,在北京市两会上提案:呼吁开展儿童精神障碍的流行率调查,增加专项经费投入,举办适合孩子年龄特征的游戏疗法进行集体疏导。

  晚点儿上学的聪明孩子

研究人员将数以万计的学生心理健康筛选调查的数据用于评估整个丹麦的儿童,并与丹麦人口调查进行比较,发现那些评估得分更高的青少年在注意力和行为上都有更好的自控能力。

她还发起了“春晖行动”,对有特殊需求的学生、家长和小学教师进行特殊的教育知识培训。

  美国曾聚集过一些冲破教育制度的束缚而突然冒出来的天才少年。卡尔·萨冈16岁就读完了高中,斯蒂芬·霍金20岁就从牛津毕业了,莫扎特才6岁,就开始了巡回演出。

在丹麦,孩子6岁基本都要上幼儿园,美国也是如此,幼儿园的孩子基本上是5到6岁。但研究人员发现,“孩子延迟1年入学注意力不集中和多动行为明显减少……学生自我管理的程度与学习成绩有关。”而且该影响持续到孩子11岁。

缘起

  是不是不会再有这种事情了。今天教育的最大发展趋势是相反的:抑制孩子的发展。而且他们“越聪明”(或者从统计学的角度说,他们越有可能获得成功),他们被耽误的可能性就越大。

随着学生开始正规学习的年龄越来越小,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有关孩子适学年龄的问题一直争议不断。许多早期儿童专家对强迫年幼的孩子坐下来学习表示担忧,他们认为孩子通过结构化游戏的方式学习会更好。

老师们抱怨:“难教”的孩子越来越多

  这种被称作“延后入学”的做法,就像是推迟运动员的年龄一样,等他们再长一岁时再上场参加比赛。美国教育部在2005年发布的一份报告表明,将近10%的美国幼儿园的学生实际上可以提前一年入学。

托马斯·迪认为,“这不只是你什么时候上幼儿园的问题,而是你在幼儿园的班级里做了什么。如果让幼儿园成为小学一年级,父母显然会决定推迟孩子的入学时间,反之则不会。”

作为大学副教授的毛颖梅,在教学之余,常常跑到小学和幼儿园观察和研究孩子。她关注的焦点可不是指残障儿童,用专业术语来讲,是患有学习障碍、感统失调、注意缺陷多动障碍、交往障碍、妥瑞斯症的孩子们……他们通常被贴上了“后进生”“差生”“学习困难”的标签。

  是谁造成这种情况的呢?一般来说,延后入学的孩子都是男孩,他们的父母都是受过良好教育的白人。良好的教育使他们知道孩子在班里名列前茅的感觉有多么好——而且他们希望孩子能感受到这一点。所以,他们解决问题的方法就是,让他们的孩子和那些年龄比他们小一岁的孩子一起报名入学。

今年年初发布的一项研究则发现,要求幼儿园的孩子按统一标准阅读,将可能伤害一些孩子在阅读上的发展。

“当初,总是听到身边的一线老师们抱怨:‘难教’的孩子越来越多,当我查到一组数据的时候,感到了问题的严重。调查显示,1985年北京地区学龄儿童行为问题患病率为8.3%,到2003年这个数字上升到18.2%。”一脸焦虑的毛颖梅告诉记者,在一些发达国家有超过1/4的人口有着“特殊教育”的需要,至少有八分之一儿童需要特殊教育服务。

  这种做法在私立学校和富裕家庭尤为普遍。对康涅狄格州教育资料所做的一项分析表明,富裕地区延后入学的比率已上升到了20%,而低收入地区的比率是2%到3%。

当孩子们所受的教育与他们的发展水平不匹配,或者与他们的教育需求和文化不协调时,将可能造成很严重的伤害,包括情绪的不足、焦虑和困惑等。

从此,毛颖梅开始关注“问题”学生这个特殊群体。她发现“问题”学生不仅对班级里的其他孩子造成干扰,也给自身发展带来了障碍,甚至让他们的授课老师倍感焦虑、困惑,有些年轻老师不堪身心重负最终选择离开学校。

  什么事一旦开始,就很难扭转。很快,即使你不是一个很想刺激孩子竞争的家长,但如果你不让孩子晚上一年学,就会觉得自己没有尽到心,因为如果你让孩子5岁时就上幼儿园,你会使孩子在将来要与比他整整大一岁的同学竞争。当然,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样做的家庭越多,竞争优势就越小。一位观察家将这种现象称为幼儿班军备竞赛。

在芬兰和其他一些发达国家,正规的学校教育从7岁开始,也就是当孩子们被认为已经对学业挑战做好了心理和身体的准备的时候。

最让毛颖梅揪心的是,这些孩子的表现并非主观的“故意”,只要有科学的“特殊教育”来引导他们身心个性化的发展,“问题”学生的问题一定能解决,这当中加强校内外的儿童精神卫生工作成为一条解决问题的重要途径。

  或许更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一做法似乎并没有什么用处。大多数关于延后入学学生的研究得出的结论是,从长远来看,延后入学孩子的学习成绩并不比比他们小的同学好,而且到三年级的时候,所有短期优势都不存在了。

许多美国父母选择让孩子,尤其是男孩在幼儿园多待一年。父母们正在达成的共识是:通过推迟孩子的入学年龄和延长孩子的幼儿期,充分利用时间这一“礼物”。

早在几年前,毛颖梅向所在的致公党丰台区工委提交了一份建议,呼吁对小学生进行初步筛查,为教师开展专题特殊教育知识培训,为学生及家长提高专业辅导,通过特殊教育需求,改善班级生态环境。这份建议得到了致公党丰台区工委的重视,经过调研议政,形成提案提交到了丰台区两会上,并得到区教委的重视,并及时办复。2013年下半年,丰台区教委正式启动“春晖行动——丰台区公办小学特殊教育需要学生辅导及教师培训”项目,致力于针对学生的个体差异,满足特殊教育需要,提升小学教师队伍的专业水平。

  从发现趋势的角度来看,只有重视美国富人和穷人之间正在扩大的差距,晚上学的聪明孩子才会引起人的兴趣。过去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学生在与享有特权的学生的竞争中似乎不具有足够的挑战性,现在这些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学生比他们的同班同学整整小了一岁。

数据

  但事实是,同天才儿童相比,晚上幼儿园的孩子是一种更大的趋势。除了由于父母因个人原因而推迟入学的孩子外,还有一个学生群体的人数正在稳步上升,他们就是因制度原因被学校推迟入学的学生。

多动成为“问题”学生首要问题

  如果推迟入学意味着故意不让5岁的适龄儿童上幼儿园,那么学校一直在悄悄做的事情就是改变学生的入学年龄。

“春晖行动”中毛颖梅的研究团队为137名老师提名的“问题”学生做了标准化评估,评估结果显示:表现最严重的是多动行为有71人,占检出率的52%。其次是注意缺陷、疑似学习障碍,而智力低下问题检出率最低,只有10 人,占比不足1%。

  在过去的25年中,各州对联邦政府在上世纪80年代大胆提出的新标准(新标准的目标是对美国小学进行更严格的规范)都作出了反应,几乎每一个州都把幼儿园的报名截止时间从12月份提前到了9月份左右,这样就可以保证刚满5岁的孩子在来年进入幼儿园。在一些私立学校,幼儿园学生的年龄必须在报名入学当年的4月份或5月份满5岁。

毛颖梅说,标准化评估及分析中发现两个问题:其一,对教育教学工作有明显干扰的行为,更容易被老师关注,而较为隐蔽的、对课堂秩序影响不大的社交退缩、学习障碍学生往往被忽略。其二,教师认为,虽然家庭教育不当和学生本身不努力是学业不良的主因,但不了解学生学习障碍则是产生问题的根源。

  这也是保证学校获得更大“成功”的一种方法——至少这符合人们盯着看的标准。

毛颖梅说,儿童身心发展障碍需要长期的、跨领域的专业支持,这些处在幼年的“问题”学生如果不能及时获得精神卫生服务,成年后将会带来更多的社会问题。

  因此,在没有联邦政府统一规划或认可的情况下,美国一直在推迟正规教育的开始时间。

问题

  《芝加哥论坛报》将这称为“幼儿园的老龄化”。

人员经费不足难以支撑心理健康教育

  过去,几乎没有6岁的孩子还在上幼儿园,而现在,6岁的孩子在幼儿园有的是,每5个孩子中就有1个。

“现有的教育体系未能充分意识到学业不良儿童面临更大的健康危机。在对‘问题’学生进行一对一的访谈和观察中我们发现,有的学生已表现出自卑、易怒、厌学、躯体化的症状。在连续遭遇学业挫折后更易感到压力、抑郁等倾向。”毛颖梅说。

  我们可以推断,对美国而言,这可能是一件非常大的事情。

“春晖行动”实施5年多,让毛颖梅既感到高兴,又有一些担忧。她说,目前参与的学校已经增加到现在的20多所,大批“问题”学生的问题得到缓解。但因为重视不够以及人员、经费不足等因素,心理健康课程还难以在更多的学校普及,并发挥作用。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对儿童心理健康辅导非常有效的沙盘游戏设施,虽然配备了许多学校,但实际上成了应付检查的摆设。三年级以上应有心理健康课程,但是很多学校的心理老师被当成了‘万金油’,哪里需要哪里搬的教师难以集中精力实施心理健康引导。”毛颖梅说,目前我国儿童精神卫生经费包含在0-6岁儿童保健经费中,主要服务精神发育迟滞、孤独症儿童。学校、家长对儿童精神卫生的了解和重视不足,对儿童的异常行为的敏感度不高,无法有效应对。

建议

探索常见儿童精神疾病

防治模式

今年,毛颖梅提交了《关于设置并增加儿童精神卫生专项经费投入》的提案,呼吁在校园和社区加大宣传儿童精神卫生知识力度,定期开展北京地区儿童精神障碍的流行率调查工作,开展精神卫生专业人员及幼儿园、中小学校医培训,探索常见儿童精神疾病的防治模式,并为儿童精神疾病患者及高危人群提供专业的精神卫生服务。

“一年级是孩子从幼儿园的‘玩’到小学的‘学’过渡的重要时期,心理健康更容易受到环境和学习方式改变的影响,要早发现早干预儿童的身心发展问题,重视幼小衔接,让孩子们顺利过渡,适应小学的学习生活。”毛颖梅说。在形式上可以采取类似沙盘游戏等适合孩子们年龄特征的游戏疗法对孩子们的心理问题进行集体疏导,采取积极的干预和活动帮助有特殊需求学生,避免他们的身心问题在青少年期进一步恶化。

故事1

别人着急就高兴的皮皮认错了

皮皮从幼儿园起就是有名的“破坏王”,踢踢别人的凳子,扯小女孩的辫子,他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把别的小朋友好不容易搭起的积木一下子推倒,或是很用力的拍打别的小朋友,看人家疼痛和吃惊的表情,他就会很高兴。

“皮皮在家从来没有这样的表现。”皮皮妈妈听了幼儿园老师的“告状”不以为然,她一直认为是幼儿园老师在夸大其词。

可上了小学不到半年,皮皮就成了学校里的“讨人嫌”,而且破坏值不断升级:在别的小朋友好不容易画好的画和写好的作业上乱涂几笔,看着小朋友急得嗷嗷叫,皮皮兴奋不已;课间,招惹得别的小朋友追、跑、打、闹,是皮皮的乐趣;同学或老师制止他的“问题”行为,皮皮就扔书本,打人……与此同时学习问题也越来越凸显:上课坐不住,没人盯就不写课堂作业……

“老师是不是在针对皮皮?”不明真相的皮皮妈妈真的着急了。

一次老师让皮皮妈妈悄悄观察皮皮在班级上的表现后,她才开始正视孩子的问题,并在老师的建议下带着孩子去看了心理医生。

毛颖梅也给皮皮老师提出了建议。

当皮皮招惹同学时,同学们不再直接来找老师告状,而是在老师的引导下与皮皮对话,“我不喜欢你这样对我,我很不高兴”,“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拍我的背”,“我很疼,很生气,现在暂时还不能原谅你”……皮皮的脸上露出尴尬和惊讶的表情,红着小脸向同学道歉并表示“我以后不再这样了”……

半个学期过去了,老师高兴地告诉毛颖梅,听了同学们的话,皮皮努力地管住自己,大家心目中的皮皮“威力”大减了!

故事2

“小哭包”变成了小天使

大眼睛、圆脸蛋的8岁小姑娘苗苗是个“小哭包”,爱哭到什么程度呢?用老师的话说,“大家举手回答问题,你没叫到她,小眼泪就下来了。”

忘记带作业本了,哭;说她站队没站齐,哭;回答问题了不能说她错……还不能说“你别哭了”,不然这一场哭就没完没了。别的同学都不敢和苗苗一起玩,生怕哪句话没说对就引来一场大哭,苗苗在班里被“嫌弃”,越来越孤僻。

“排在后面要等久一点才能去挑沙具,可能对你来说排在第5个真是要等太久了”,看着排队等着做游戏的苗苗又要哭了,毛颖梅耐心地劝导她。

“我是担心我喜欢的艾莎公主被别人拿走!”苗苗抽泣着说。

通过引导与沟通,苗苗发现“这事儿其实没有那么糟糕!”虽然她仍然期望自己能排在第一个,但是排在最后一个时,苗苗也能做到不再咧嘴就哭,她一边深呼吸,一边自言自语“没关系的,总会轮到我的”。不久后,这个爱哭的小姑娘,终于变成了灿烂的“小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