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昌集团化办学让优质教育均衡发展,集团办学为大班额消肿

 民族教育     |      2020-01-11 15:27

湖南石门教育集团的特点在哪里?“特”在石门是贫困山区,而非发达地区;“特”在每个教育集团均是优质学校与薄弱学校联合,而非有的教育集团强强联手;“特”在集团性质是公办学校托管管理,而非民办学校大开连锁店。

本网讯11月9日,全省消除义务教育大班额工作座谈会在长沙召开。副省长吴桂英出席会议并讲话。8位市州、县区和基层学校代表在大会上作经验发言。常德市石门二完小校长阳洁英作为全省两个基层学校的代表之一,也是全市唯一一个代表在大会上介绍经验。

本网讯 “改革前,优质校名师‘扎堆’,城乡结合部薄弱校优质师资和生源流失严重;改革后,教师大轮岗,名校名师到薄弱学校任教。改革前,城区校际间差距大,‘择校热’高烧不退;改革后,薄弱校师资加强,学生纷纷回流……”5月3日,石门县在第三完全小学召开义务教育学校校长教师交流轮岗工作推进会。

原标题:许昌集团化办学让优质教育均衡发展□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杜文育李思远

集团从何而来

据悉,截至今年10月,湖南省已累计消除义务教育超大班额17904个,超大班额比例从8.6%降至0.6%,已提前完成全年消除义务教育超大班额工作任务。今年2月,石门县被教育部认定为全国义务教育发展基本均衡县,该县消除义务教育大班额跑出了走在省、市前列的“加速度”。

笔者在大会上获悉,去年该县正式启动义务教育学校校长教师交流轮岗工作,将楚江街道中心学校和夹山镇中心学校分别作为城区和农村的试点单位。楚江镇中心学校通过任期性交流、互补性交流、服务性交流、竞聘性交流、集团联盟内部交流、跨乡镇交流等六种方式轮岗交流校长和教师49名;夹山镇中心学校采取初中富余教师交流到小学、完小教师交流到村小或教学点、短缺科目实行教师走教等方式轮岗交流教师30名。

为有效消除城区“择校热”,破解“大班额”现象,扩大优质教育资源覆盖面,推动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2009年,许昌市教育局率先实施集团化办学、学区制管理,取得了明显成效。

现实倒逼改革。城区学校门庭若市,大班额难以消肿;农村学校门可罗雀,发展举步维艰。湖南省石门县楚江镇龙凤学校,2016年全校4个年级仅19名学生,毗邻的县二完小56人以上的大班额班有13个,且龙凤生源大部分涌入了二完小。“龙凤”变成了“鸡肋”。撤,资产荒弃,着实可惜;不撤,没有学生,难以维持。

11月10日,石门二完小校长阳洁英向笔者分享了他们的经验。

“校长和教师轮岗交流盘活了处于城乡结合部的二完小龙凤校区和闫家溶完小。师资力量大大加强,吸引学生纷纷回流。二完小龙凤校区在校学生由23人上升至66人。闫家溶完小一年级新招40人,比上年多招24人。这无疑缓解了城区学校的学位压力,有效遏制了县城学校‘大班额’现象……”楚江街道中心学校政工副校长唐清明在交流经验时欣慰地告诉大家,二完小组建教育集团,处于城乡结合部的原龙凤小学成为二完小龙凤校区,享受到与城区相同的优质教育资源,学生纷纷回流,办学质量让家长们满意。据夹山镇中心学校介绍,去年12月25日,国家督学吴正宪来到石门实地查看了夹山镇的灌坪小学和汉丰教学点,当得知教师通过轮岗交流做到了人尽其用,科目优势得到了更好的发挥,通过“完小”联“村小、教学点”,教学教研同步开展时,连连称赞这样的做法好!

名校带新校,学生家长点赞

改革引领实践。2017年7月,县教育局决定,建立二完小教育集团,将龙凤学校整体并入,挂牌为二完小龙凤校区。二完小按照“学校管理一体化、教师队伍一体化、教育教学一体化”运行模式,托管龙凤校区,充分发挥制度建设、日常管理、师资配置、文化建设等方面的优势,促进两所学校一体化发展。

2017年8月前,石门二完小已有56人以上的“大班额”班级13个,按摸底预测,如果不有效化解,下一学期“大班额”班级将增至18个。而同期,相邻城郊的龙凤学校上年度一年级新生仅招4人,一至四年级总共才19名学生,学生家长纷纷想方设法将孩子“挤”进石门二完小,教师不安心从教,学校资源闲置,到了办不下去的地步。

推进会上,该县教育局党组书记、局长廖琪宁同志在部署全面推行义务教育学校校长教师交流轮岗时强调,教师轮岗交流是石门教育均衡发展的需要,要提高认识,加强领导,齐心协力,制定科学合理的方案,确保教师轮岗工作顺利进行,提升石门教育质量,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通讯员 覃业彦 杨刚)

“现在生活好了,谁不希望自家孩子上个好学校?”12月10日,许昌市东城区许都路小学一位学生家长说,女儿所在的许都路小学,今年被许昌实验小学代管,教育质量更有保障了,学生家长心里都很高兴。

实践焕发生机。全县建立了石门四中、白云镇完小等8个教育集团,教育资产盘活了,薄弱学校变强了,教师队伍激活了,农村学生回流了,城区大班额消肿了,一项改革激活一池春水。

一所是推进涌出的“大班额”,一所是合起来凑不到半个班“麻雀校”。针对这一情况,石门县教育局党组果断抉择,按照“1+N”模式,探索“集团化”办学化解“大班额”的新途径,决定以石门二完小为本部、城郊的龙凤学校为分校区,组建全县第一个“教育集团”,作为化解城区“大班额”的第一块试验田。

许昌实验小学代管的新近成立的东城区许都路小学,是许昌市探索集团化办学、推动教育均衡发展的缩影。

未来3年内,我们将在每个乡镇(街道)办好一个教育集团,促进我县办学模式转型,实现集团化学校教育资源优质化,助力石门教育昂首阔步迈向优质均衡。

对于这个新鲜事物,家长们似乎并不领情。2017年8月,教育集团组建3个招生小组进村入户宣讲集团化办学模式,宣传就近入学的好处和“大班额”的危害。屡屡碰壁,家长们不理不睬,冷眼旁观。他们对“教育局会投入资金、会派最好的老师”持怀疑态度,认为集团化办学只是让孩子不往城区“挤”的噱头。

许昌市集团化办学、学区制管理的探索始于2009年,当年实现了市二中与五中的整合。2010年,完成市一中与十一中实质性合并;3月,许昌实验幼儿园在全市首个成立“许昌实验学前教育集团”,下辖1个公办总园、3个直属分园、4个教育教学指导园,实现了许昌市集团化办学零的突破;9月,许昌实验小学借助全国名校和河南教育名片的品牌优势,成功组建教育集团,在拥有“三校一基地”的基础上,按照“强校+新校”模式,实施了对东城区新建的学府街小学的托管。2011年,许昌大胆尝试“强校+弱校”模式,全面启动市二中与市九中联合办学。2012年,支持许昌市一中对东城区第十五中学进行跨区域托管,填补了东城区优质初中的空白。

集团如何运作

虽勉强留住了44名一年级新生,但家长们的心时刻摇摆不定。对此,教育集团实行“一个法人,两个校区,管理、教学、考评三同步”。本部制度建设、日常管理、师资配置、学校文化等方面的优质资源辐射到龙凤校区。龙凤校区老师进行“大调换”,选派本部最优秀老师来任教。改造教学楼,配备“班班通”,开设图书室、书法室等功能教室,2017年9月,龙凤校区以崭新的面貌迎接学子入学。

2016年,许昌市将集团化办学范围从市区扩展到全市各县(市、区)。2018年,为了带动新建学校、改扩建学校和薄弱学校快速发展、优质发展,又制定了《许昌市关于进一步深化集团化办学改革的实施方案》。今年3月,许昌市教育局起草了《关于加快推进乡村小规模学校和乡镇寄宿制学校建设以及控辍保学的实施方案》,进一步理顺农村中小学管理体制,深化集团化办学。

教育集团遵循“一个法人、多个校区、三个协同”的基本模式,统筹人、财、物,协同建、教、管,并根据学校实际因地制宜构建内部运行机制,以集团化办学最终实现办学效益最大化。

教育集团还把家校联动的好做法辐射到龙凤校区。校区通过家长会、“教学开放日”等形式请家长来校做客,一起进课堂听课,观摩大课间活动,让家长感受到学校今非昔比。现在,家长自觉义务清除校园杂草、主动帮学校换水龙头、装日光灯……“如今好学校就在家门口,哪个家长还愿意舍近求远呢!”这是家长的共同心声。

历经整合、合并、联合办学、组建集团、一校两区、实施学区制管理、跨区域托管,到现在的跨区域代管、多种模式并存,百花齐放的集团办学模式,实现了快速拉升薄弱学校和新建学校的管理水平。

学校建设协同推进。在集团化办学的框架下,学校强弱组合、以强带弱,强校发挥主体作用和自身优势,在捕捉政策信息、争取项目投资、改善办学条件等方面给予弱校全方位的帮扶和辅导,既直接“输血”又帮助“造血”,实现硬件升级、弱校强身,极大地提升了农村学校办学条件。

学校条件好了,管理和师资加强了,教学质量就没有上不去的理由。一个学年,龙凤校区新招的一年级期末同题同卷同组考,语、数学科均分93.09,双合格率达100%,与集团主校在同一水平档次。功夫不负有心人,龙凤校区学生纷纷回流,2017、2018年一年级新生分别达到43人、45人,在校学生总人数由2017年春季的19人剧增至120人,为二完小本部分解了101个学位的压力。

择校热降温,大班额消失

比如,县二完小为龙凤校区援资近160万元,帮助龙凤校区建设花园和运动场,添置体育器材,建设“班班通”教室3个,赠送儿童书籍935册。石门四中投资160万元,为易家渡校区整修学生宿舍和教师宿舍,实施校道“白改黑”,新建操场和塑胶篮球场。

石门县将石门二完小教育集团“试水”成功经验在全县强力推进。今年秋季学期全县已建成8所联盟学校、6个教育集团。石门四中教育集团的成立振兴了面临“垮台”的易家渡中学,一年级新生由上年的7人剧增至97人;石门五完小教育集团也让“办不下去”的花龙校区重拾生机……未来三年,全县力争每个乡镇建立1个教育集团,进一步构建石门教育均衡发展的新格局。相信,石门一定会按期完成“大班额”化解任务。

“中小学择校是一个热点难点问题,其实质是优质教育资源短缺的结果,是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步伐较慢所造成的。”许昌市教育局副局长代廷安说,“进行学区化管理、集团化办学是贯彻落实《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推进教育均衡发展的需要,也是满足教育公平的需要。”

教学师资协同配置。在集团化办学的框架下,各集团建立从管理层到教学层的师资互动交流机制,打破师资“一校所有”的格局,将教师由“学校人”变成“集团人”,实现优质师资向弱校延伸,特色教学向弱校覆盖,最终实现农村生源回流农村,有效缓解了城区大班额。

集团化办学不是简单的“拉郎配”,也不是简单的“合并”,而是学校内涵发展的优势互补。代廷安说,集团化办学是“扬峰填谷”,而不是“削峰填谷”,优质资源影响力将进一步扩大,并实现原有弱势教育资源的深度开发。

石门四中教育集团将原易家渡中学50%的教师分流到附近乡镇,并在易家渡校区同步推进翻转课堂改革,本部能享受的资源在分校区同样能享受;二完小教育集团向龙凤校区精心选派执行校长,同时选派优秀教师支教或走教。

教育集团成立,产生的直接效果就是“择校热”的降温。“以前每到暑假招生时候,不少家长就托关系想把孩子送到更好的学校、更好的班级,那一段时间,校长的电话成了热线。”一位副校长说,集团化办学之后,各集团之间实力实现了相对均衡,家长也不必再大费周折为孩子上哪所学校发愁,现有的教育资源得到充分的发掘利用,随着“择校热”的降温,起始年级的“大班额”现象消失了。

农村学校师资力量、办学质量“双量齐升”,成为生源回流农村的主要吸引力,激活了农村学校,缓解了城区压力。

目前,许昌市共有教育集团169个,其中城区教育集团50个,乡镇中小校教育集团119个,覆盖学校542个,带动了全市新建学校和薄弱学校快速发展。越来越成熟的集团化办学模式,将让优质教育资源得到不断扩展和均衡发展,持续满足人民群众对优质教育的需求。

2018年秋季,石门四中教育集团易家渡校区招收七年级新生97名,比摸底时多了94人。五完小教育集团花龙校区前一年仅招收16名一年级新生,2018年秋季学期招收一年级新生达38人。二完小教育集团龙凤校区学生总人数由前一年春季的19人增至120人,基本招收了辖区内的全部生源,期末教育质量检测,语、数学科成绩与集团主校在同一水平档次。

考核管理协同实施。在集团化办学的框架下,县教育局业务股室、集团内学校成为责任共同体、利益共同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县教育部门对教育集团按照“1+1+X”的模式进行联点指导、捆绑考核,每一个教育集团有班子成员、业务股室联系,每一名班子成员、业务股室都要联系一个以上的教育集团,在绩效考核管理上,主要考评各个教育集团内部学校的教学质量,强校争先保位、弱校争先进位。

教育局班子成员分头带领各个教育集团“赛跑”,教育集团的发展既关系到自身的位置和利益,更牵动着教育部门内的考核和管理,既通过“赛跑”激发了教育集团的活力,也通过“带队”规避了各集团之间的恶性竞争。

集团带来了什么

解放思想才能打开思路。面对化解城区大班额压力大、农村薄弱学校改造投入大的双重困境,县委县政府及教育系统走出“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思维误区,克服地方保护主义,借鉴脱贫攻坚中“党员联户、结对帮扶”的模式,打破行政区划探索让优质学校托管薄弱学校,为集团化办学奠定了坚实的思想基础,并最终实现了从解放思想到打开思路的有效转化。

敢想敢干才能吃到螃蟹。集团化办学在全国来讲不是首创,但把强校带弱校的模式做实却不容易。面临打破条块、切割利益的阻力,面临弱校没被带强但强校可能滑坡的改革风险,从敢想到敢试敢干,考验胆识、考验智慧、考验担当。我们从城区周边学校入手,大胆实践集团化办学改革,敢于摸着石头过河,为改革迈出了最难的第一步。

凝聚合力才能实现突破。集团化办学改革是一项系统工程,涉及教育资源配置、教育质量考核等多项内容。没有全县上下的思想同向、步调一致,集团化办学改革很难行稳致远。

目前,改革试点能够顺利推行,得益于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乡镇政府大力支持、各个学校积极配合。未来,我们要实现集团化办学乡镇全覆盖,并以此实现全县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更需要形成共识、凝聚合力,昂首阔步向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