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育新政带来新挑战,初步缓解【必威官网】

 学前教育     |      2020-04-28 00:49

教育部基础教育二司司长郑富芝24日表示,经过努力,五年来学前教育发生重大变化。各级政府对学前教育财政投入达到4000个亿,每年平均800个亿,而规划纲要颁布前,每年仅有160多个亿,有效缓解了“入园难”“入园贵”的难题。

24日,教育部举行《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实施5周年系列首场新闻发布会,聚焦学前教育。

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圆满完成

24日,教育部发布《教育规划纲要》中期评估报告。评估报告依据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在我国东、中、西部,抽取江苏、山东、安徽、江西、陕西、四川等6个省份,共54地的幼儿园家长、幼儿园园长和学前教育行政管理人员等相关利益群体填写问卷调查,了解他们对实施纲要以来缓解“入园难”、解决“入园贵”情况的满意度。

学前教育;爬坡;幼儿园;评估;公共服务

3年来全国在园幼儿增加918万人

报告指出,近五年来,尤其是2011年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实施以来,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高度重视对学前教育的经费投入。各样本省、市、区县均建立了学前教育的经费保障措施,对学前教育的财政性经费投入总量逐年增加且增幅显著。

学前教育处于爬坡关键期

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67.5%提前实现“十二五”目标

在有五年完整数据的10个样本县中,对农村学前教育投入的经费增长了1011.5%。自2011年开始,各地均建立健全学前教育资助制度,并陆续制定了相关政策,将生均公用经费作为学前教育专项财政投入。

人民日报北京11月24日电 (记者赵婀娜、丁雅诵)24日,教育部举行《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实施5周年系列首场新闻发布会,聚焦学前教育。作为第三方的专题评估组组长,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刘焱发布了《学前教育专题评估报告》。

“截至2013年底,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各项目标任务圆满完成,在园幼儿增加918万人,相当于过去10年增量的总和,‘入园难’问题初步缓解。”在教育部今天举行的新春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基础教育二司司长郑富芝表示。

在学前教育“公益普惠”方面,报告指出,各级政府积极扶持企事业单位和集体办园,引导和支持民办幼儿园提供普惠性服务。教办园、公办性质幼儿园和普惠性民办幼儿园的学前教育公共服务网络建设初见成效。

刘焱介绍,5年来,我国学前教育三年毛入园率从2009年的50.9%增长至2014年的70.5%,提升了19.6个百分点。2014年,全国在园幼儿达到4050.71万人,比2009年增加52.41%,“入园难”问题得到有效缓解。

为切实解决“入园难”问题,2010年11月国务院出台《关于当前发展学前教育的若干意见》,将大力发展学前教育作为贯彻落实教育规划纲要的突破口,要求各地以县为单位,编制实施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

“五年来,新改建扩建幼儿园12万所,在园幼儿的增量相当于前十年增量总和的两倍。”郑富芝说,“幼儿园教职工新增近160万人,300多万幼儿园教职工全员参加了国家和地方各级培训。”

但我国学前教育仍处于爬坡过坎关键期,面临着生育政策调整带来的新挑战,以及公益普惠程度不高等老问题。

“三年行动计划的实施,有力地推动了学前教育的快速发展。”郑富芝介绍说,据统计,2013年全国共有幼儿园19.86万所,比2010年增加4.82万所,增长了32%;在园幼儿达到3895万人,比2010年增加918万人,增长了31%。全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67.5%,比2010年增加了10.9个百分点,提前实现了“十二五”规划提出的60%的目标。

公益普惠的学前教育公共服务资源配置作为“供方策略”,是解决“入园贵”问题的基本路径和重要手段。“农村要充分考虑农民的经济承受能力,以公办园为主体,构建广覆盖、保基本的学前教育服务网络。”郑富芝说。

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的“全面二孩”政策,对学前教育的布局有哪些影响?教育部基础教育二司司长郑富芝介绍:“对于‘全面二孩’政策,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学龄人口的增加。但是具体到增加量有多少,地域、城乡之间的分布状况如何,还是比较复杂的。毕竟在政策允许的范围下,个人的生育意愿也不尽相同。假设今年或明年要二孩,入学也要到2020年左右,我们还有几年时间进行跟踪和测算。在这一段时间内,我们将和国家计生委保持联系,密切关注增量的变化情况。”

经费投入大幅增长,增加普惠性资源

他说,城市要在进一步发展公办园的同时,充分考虑民办园比例较高的现实,有计划地认定一批普惠性民办园,加大政府支持力度,降低收费标准,让城市普通市民的孩子能上得起幼儿园。

除了公办、民办幼儿园外,在现实生活中,还有大量无证“黑园”存在,并吸纳着众多幼儿。郑富芝坦言:“‘黑园’存在是事实,虽然各地分布不大一样,但确实数量不少、问题严重。‘黑园’存在的原因,一方面是监管不到位,但本质原因还是学前教育资源的短缺。‘黑园’为什么屡禁不止,就是因为普惠性幼儿园不够,合格的幼儿园满足不了公众的需求。”

为了支持各地实施好三年行动计划,教育部会同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实施了8个国家学前教育重大项目,重点扶持中西部农村地区和城市薄弱环节。

谈及未来5年的规划,刘焱介绍,评估报告提出若干建议:进一步加大对学前教育的投入,把我国学前教育财政性经费占比至少提高到7%;进一步推动农村学前教育的发展,农村要实现以财政投入为主、公办幼儿园为主,缩小城乡差距,重点解决好连片特困地区、少数民族地区、留守儿童集中地区学前教育资源短缺问题;进一步提高学前教育公共服务“公益普惠”程度,把“双50%以上”(即公办幼儿园数量占比50%以上和在公办幼儿园就读的幼儿占比50%以上)作为各地建设公益普惠的学前教育公共服务网络的考核指标,加强对普惠性民办幼儿园的认定、支持与监管。

据介绍,2011年至2013年,中央财政学前教育项目经费投入500亿元,带动地方各级财政投入1600多亿元。全国财政性教育经费中学前教育占比从2010年的1.7%提高到2012年的3.4%,预计2013年将进一步增加。

“这些项目主要可分为四大类,一是幼儿园建设类,支持中西部农村扩大学前教育资源;二是综合奖补类,鼓励社会参与、多渠道多形式举办幼儿园;三是实施幼儿教师国家级培训计划;四是建立学前教育资助制度,对家庭经济困难儿童、孤儿和残疾儿童入园给予资助。”郑富芝表示,这些项目发挥了重要的引领和激励作用。

据初步统计,各地已新建2.5万余所幼儿园,利用农村中小学[微博]布局调整的富余资源和其他公共资源改扩建幼儿园3.4万余所,依托农村小学增设附属幼儿园4.6万余所。中央财政学前教育巡回支教项目支持陕西、贵州等13个省(区、市)设立支教点1500余个,聘用乡村幼儿园教师和志愿者4000余名,受益幼儿约4万人。此外,各地普遍建立了学前教育资助制度,资助家庭经济困难幼儿超过400万人次。

“3年前,很多城镇小区要么没有配套的幼儿园,要么就是收费贵,老百姓上不起。”郑富芝介绍说,3年来,各地积极研究制定规范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建设和管理办法,新建、补建、回收了一批配套幼儿园,办成公办园或委托办成普惠性民办园,“如今,小区配套幼儿园已经成为扩大城镇普惠性学前教育资源的主渠道”。此外,2013年,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幼儿园和民办园比2010年增加3.2万所,增长26%。

幼师队伍持续壮大,保教质量不断提高

发展学前教育,关键之一是加强师资队伍建设。“3年来,各地积极采取多种方式配备补充幼儿园教师,使得幼儿园教师队伍持续壮大。”郑富芝介绍说,2013年全国幼儿园教职工达283万人,比2010年增加98万人,增长53%。

为了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教育部颁布了《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各地加快核定公办园教师编制,通过特岗计划、小学教师培训后转岗、接收免费师范生、公开招聘等多种途径,充实幼儿园教师队伍。

此外,教育部不仅加大了幼儿园教师的培养力度,批准升格了9所幼儿师专,2013年培养幼儿园教师的高等院校和中等师范学校已达739所,在校生规模达53.7万人,比2010年增加了25.8万人,增长了近1倍;而且还加大了培训力度,幼儿园教师国培计划投入11亿元,培训农村幼儿园教师29.6万名。

“发展学前教育的目标,不仅是‘有园上’,而且还要‘上好园’。”郑富芝说,“上好园”,不仅是指办学条件,更关键的是要科学保教,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

据介绍,为了提高幼儿园的办园水平和保教质量,教育部不断加强幼儿园的规范制度建设,出台了《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各地也积极完善幼儿园的准入制度,加强幼儿园收费、安全、卫生、办园质量等方面的管理,提高幼儿园教师专业素质。

启动第二期三年行动,扩总量仍为首要任务

“这几年,我国的学前教育事业发展迅速,势头很好,但由于底子薄、欠账多,目前仍是教育体系中的薄弱环节。”郑富芝表示,改革和发展的任务还很重,今后对学前教育工作而言,一定要重视程度不减,投入水平不减,工作力度不减。

据介绍,目前,教育部正在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组织各地实施第二期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在巩固一期成果的基础上,坚持以扩大普惠性学前教育资源为主,同时加强体制机制建设,努力实现幼儿园布局结构与老百姓的入园需求相协调,幼儿园运转能力与建设速度相协调,软件建设与硬件建设相协调,促进学前教育可持续发展。再经过三年努力,在全国范围内基本建成覆盖城乡、布局合理的学前教育公共服务网络,基本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

“统筹考虑边远贫困地区学前教育资源短缺的现状、城镇化发展趋势、人口流动以及‘单独二孩’政策带来的人口增加等因素,扩大资源总量仍将是二期发展的首要任务,继续扩大城乡学前教育资源,进一步加大力度解决好‘入园难’问题。”郑富芝表示。

据有关部门预测,“单独二孩”政策实施后,每年将新增大约100万名幼儿。“我们在做二期计划的时候,必须把新生幼儿的因素考虑进来,做好分类,进行有针对性处理。”郑富芝说,在人口稠密的地方,要调整规划,加大资源供给力度;在人口分散的地区,要调整布局结构,完善县乡村三级服务网络。

“与实施一期行动计划时整体资源短缺不同,目前面临的问题是资源分布不均衡。对城市而言,下一步重点是扩大公办园和普惠性民办幼儿园覆盖率,而对农村而言,还是要解决资源总量不足的问题。”郑富芝表示,要进一步优化幼儿园布局,让孩子就近入园、方便入园。(记者 万玉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