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来创作繁盛期,的差距在哪儿

 综合新闻     |      2020-05-04 20:19

“家有小儿”的家长对儿童绘本一定不陌生,薄薄的一小册、文字精练、图画生动、印刷精美,几分钟之间就可以给孩子讲一个完整而有趣的故事。但纵观当今绘本市场,随处可见的都是“洋绘本”,家长通常给孩子买的也是外国引进的绘本,国产绘本少之又少。儿童绘本,“国货”和“洋货”有没有差距?差距到底在哪儿?

从早些年洋绘本的一统天下,到现在的国内原创图画书全面开花,近年国内原创图画书取得长足发展。近日,关于国内图画书的好消息接连不断。3月29日,原创图画书2016年度排行榜在北京发布,包括《盘中餐》《巴夭人的孩子》等在内的10部优秀原创图画书入选。3月31日,第五届丰子恺图画书奖入围名单公布,30本佳作脱颖而出。

“给孩子90%的绘本都是国外的”

用优美的画面和少量的文字就能讲述一个个或跌宕起伏或温馨感人的故事,给孩子们勾勒出充满想象力的多彩世界近年来,我国优秀的原创图画书不断涌现,以其独特魅力深受儿童和家长喜爱。

绘本,欧美图画书“PictureBook”的一个译名。1902年《彼得兔》的出版,标志着世界上第一本绘本的诞生。在中国,绘本也称“图画书”。近年来,这一曾经被中国人误以为是小人书的国际流行儿童读物正在成为中国出版界的“新宠”。绘本不但大量进入孩子的视野,也成了家庭亲子阅读的首选读物。

从一枝独秀到全面开花

上海市民陈女士有一个3岁的女儿和1岁的儿子,给孩子营造良好的阅读氛围是她一直关注的事情。“我也给孩子囤积了不少绘本,但在一次清点中,我发现90%的绘本都是国外引进的。”陈女士说。

奖项的设立,在任何国家对于图画书的推动都是非常重要的。国家图书馆少儿馆馆长王志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国内有关原创图画书的奖项,如信谊图画书奖、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中国原创图画书时代奖、年度原创图画书排行榜等有关图画书奖项的设立,此外,近些年举办的上海国际童书展、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等都对图画书,特别是原创图画书进行评奖并举办研讨活动,这都非常有利于原创图画书的创作生产和阅读推广。

为何对外国绘本青睐有加?陈女士说:“首先是印刷好,拿在手里第一感觉就很舒服,书中的故事不但孩子喜欢,有时候我也爱看。”想比起国内的绘本,陈女士认为缺乏新意,“有些是根据动画片改编的,还有的是把一些传统故事重新画一遍。还有就是功能性太强,国内绘本通常都是为了讲道理而讲道理,丧失了阅读的乐趣。”

原创图画书2016年度排行榜入选10本图画书,《盘中餐》《奇妙的书》等作品让人眼前一亮。回顾2016年,原创图画书题材内容方面涵盖了认知、情感、科普、心理、自然、民俗等多个领域,可谓丰富全面。许多图画书无论是故事还是插画艺术、图文结合方面,都表现得非常成熟。

中国美术出版社总社编审、著名儿童文学评论家汤锐也有同样的看法,“我们的绘本常常局限在幼儿具体的生活内容,例如教孩子饭前要洗手、过马路要看红绿灯等生活常识,忽略了绘本带给孩子们重要的阅读体验。”

谈及近年原创图画书的亮点,王志庚分析认为,在创作团队方面,很多知名作家加入图画书创作队伍,文图合一的年轻作者及作品越来越多;在图画书的国际合作方面,很多出版社尝试国际化的创作;越来越多的传统故事也开始被改编成图画书。整体来讲,在图画书的创作生产上,选题数量每年都在增加,越来越多的优秀图画书作品出现,这对于繁荣原创图画书市场都有着非常大的贡献。

不过陈女士也有担心,外国绘本虽然经典,但无论从教育、生活环境,还是文化氛围,它都离中国孩子有距离,“并不是所有的外国绘本都能适合中国孩子阅读。如果我们的儿童文学作家能创作出优秀的儿童绘本,那就最好了。”陈女士说。

知名儿童文学作家试水图画书创作

“好的绘本,能跳过语言直击孩子的心灵”

在原创图画书领域,我们注意到一种突出现象,那就是,许多知名的儿童文学作家纷纷试水原创图画书创作。接力出版社打造原创图画书精品的方式之一,就是尝试让这些成名的作家依照自身的特点去创作,故事成型后,寻找合适的插画家来画。比如,较为知名的《云朵一样的八哥》《麻雀》《不要和青蛙跳绳》《外婆变成了老娃娃》等作品,就是梅子涵、彭懿、殷健灵等儿童文学名家创作故事,邀请郁蓉、满涛、九儿等青年艺术家合作的成果。

“穿小红鞋的妹妹走进雨后的花园,除了惊奇,还是惊奇,好像读到美妙的童话。这会‘想’的小人儿,收获了有趣的‘好像’。

4月3日6日,意大利博洛尼亚童书展举行,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参展的重点图画书,如《爸爸,别怕》《我是花木兰》《柠檬蝶》等,同样是这样的有效尝试,它们分别由知名儿童文学作家白冰、秦文君、曹文轩创作文字,邀请国内外知名插画师绘画。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在王志庚看来,目前国内图文合一的作者比较少,而且这也是国际通行的做法。知名作家本身是阅读的推广者,他们非常有影响力,有很多的读者,这对于图画书的启蒙非常有益。

看哪,一条蚯蚓从土堆里钻出来,又钻进去,好像在想:千万不要有一大滴水滴到我头上,我是刚刚打扮好才出门的。

作家负责创作故事或文字脚本。画家进行二度创作,而不是仅仅图解文字。编辑就像导演,把作家用文字讲述的故事和画家用图画描绘的故事合二为一,变成一个水乳交融的故事。《奶奶的花布头》一书作者、儿童文学作家、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获得者萧袤同样认为,好的图画书是大家集体智慧的结晶。对此,王志庚也谈道,由于图文是不同作者,所以图文关系的设计就变得至关重要。图文叙事相当于对口相声,有捧哏的,就得有逗哏的,只有处理好图文互动才能达到更好的艺术表现效果。

一只小狗来到翠生生的草地上翻了个跟头,赶紧跑了,好像在说:这绿绒毯,我可舍不得踩,要好好护着,别让兔子啃秃了。”

优秀图画书陆续走出去

这段文字摘自一本名叫《好像》的国产原创儿童绘本,它的作者是著名的儿童文学作家、《男生贾里》和《女生贾梅》的作者秦文君。在刚刚闭幕的2015上海国际童书展上,由明天出版社出版的《秦文君温暖绘本》正式发布,该系列中包含《好像》、《香喷喷的节日》和《奶奶家的大猫小猫》三本儿童绘本。

图画书本来就是国际化程度非常高的童书门类。请进来我们已经做得很充分,现在我国图画书也已经走出国门,如高洪波、曹文轩等创作的图画书版权输出到很多国家,而《独生小孩》这样的作品直接在国外出版并获奖。王志庚说。

“之前也有将我的作品改成图画书的形式,但用绘本的形式,这是我的第一次。从一开始构思,我就是奔着绘本去的,这是一次全新的尝试。在文本的创作中,我感觉一点都不孤独,有时我会故意藏了一些什么,希望能通过图画的形式表现出来,最终呈现出的效果让我有惊艳的感觉。”秦文君说。

在此次博洛尼亚童书展上,中国展团所带图书针对性更强,展现父爱、母爱与成长等引发世界儿童共鸣的图画书成为版权输出主题内容,以《柠檬蝶》《我是花木兰》《爸爸,别怕》《妈妈的油纸伞》《我们,在哪里?》《妈妈身上的森林》等为代表的多本中国原创图画书举行了推介活动。

一本好的绘本应该具备哪些特点?浙江师范大学教授、著名儿童文学理论家方卫平说:“首先它要符合绘本创作规律,好的绘本单看文字是非常好的故事,单独让孩子看图画又是一个好故事,如果两者结合,那就又产生了一个新的阅读体验;其次,好的绘本有强烈的冲击力,能跳过语言直击孩子们的心灵。”汤锐也认为,作为绘本而言,绘画功底是基础,但构思同样很重要,绘画能表达文本达不到的东西。

究竟什么样的图画书会更容易受到国外童书出版人、小读者的青睐呢?我觉得外国出版人或读者对一本图画书的认可,不是因为它来自哪个国家,而主要因为他们喜欢这本图画书的内容或画风。德国丁香出版社执行董事任蕾说。在她看来,虽然从数量上讲不多,但我国已有一些世界级的图画书,中国作家和插画家也已获得了世界大奖。我们的图画书内容还可以少一些直接的教育,多一些想象力,插图风格还可以再大胆一些。与国际一流的图画书作品相比,任蕾认为,我国的图画书创作还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

“从无到有,原创绘本一直在进步”

曹文轩获得国际安徒生奖后,我觉得中国再次获得国际安徒生奖很有可能在图画书领域。在原创图画书2016年度排行榜发布会上,韬奋基金会理事长聂震宁对中国图画书抱有很大信心。

中外儿童绘本之间产生差距有多大?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周晴认为,就目前而言,国内绘本无法与国外比。“国外绘本历史长,绘本作家也是看绘本长大的,天然地会对绘本有一个接纳度,国内近一、二十年内刚刚开始做绘本,有一个从文字到图画的转化过程,我们往往请文字作家先写出一个脚本,请插画家去配图,这中间就有丢失和沟通问题。而国外大部分创作者既能写又能画,创作者对文字和图画拿捏得更准,表现力也更强。”周晴说。

图画书的中国风格是什么?我认为这个问题非常重要。王志庚认为,这值得我们的童书作家、插画师、编辑、设计师、推广人共同思考和探索,要基于中国的文化和艺术传统,特别是视觉叙事的传统,同时借鉴国外的技法和经验、适应世界图画书的发展趋势,创作出当代中国风格的图画书,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也是外国同行们的期待,做好这件事自然也就走出去了。

然而,并不是所有绘画家都会讲故事,也不是所有作家都会画画。“我认为不同的图文作者也能创作出优秀绘本作品,这就需要文字作者与图画作者建立起充分的沟通,并达成高度的共识,相互配合。”明天出版社副总编辑刘蕾说。

关键词:图画书

近年来,包括曹文轩、秦文君、梅子涵等儿童文学作家都开始试水原创绘本。“应该看到,近十年来,从无到有,我们的原创绘本一直在进步。”著名出版人、儿童文学作家刘海栖说。

“通过这次尝试,包括和画家的磨合,我想我的下一本绘本会更好。”秦文君说。